中俄等24国去美元化后,事情有新进展,去美元化已上升为26国

原创2019-11-18 14:11:28 20

众所周知,货币的背后是商品和金融结算交易,没有交易支持的货币如同废纸一样,而美元之所以是全球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其背后是以石油为代表的大宗商品也均以美元计价,并通过一个被美元间接控制的SWIFT国际清算体系来完成交易。

而这背后更是在美国经济实力的背书下,石油美元和美债共同支撑了美元脱离金本位制后的货币地位。我们也多次强调,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元作为世界经济的通用货币,“石油美元”一词就是很好的说明,但是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近年来,多国已经主动或被迫的转向美元替代品——欧元、人民币等非美元货币及另一种替代品黄金,从而建立一个去美元化的世界金融秩序。

而就在今年2月,美联储的经济学家们就直言不讳的指出,在全球去美元化趋势下,虽然美元仍占主导地位,但这并非不可改变,这就意味着,美元的前路并不是一片光明,据BWC中文网多篇持续跟踪去美元化的报道统计,截止目前,全球已有25个国家开始去美元化。

其中包括中国、俄罗斯、德国、法国、伊朗、印度、越南、匈牙利、马来西亚、泰国、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安哥拉、委内瑞拉、伊拉克、尼日利亚、印尼、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土耳其、卡塔尔、阿联酋等国,这或将加速1971年美国废除布雷顿森林体系后美元格局的灭亡,而这也是近期欧盟要建立独立于美元的金融结算系统的根本原因所在。

这在美国知名金融网站Zerohedge看来,目前多国对美元贬值后的价值担忧正在加速,现在的最新进展是,去美元化国家已上升到26个国家。

据Zerohedge最新报道称,中俄印及巴西和南非这五个金砖国家正在建立一个统一的支持本币的支付系统,可以安装在智能手机上,以便在五国中的任何一个国家进行购买和交易结算,这就意味着,在金砖五国中,继中俄印三国在部分商品交易领域开始部分去美元化进程后,巴西和南非也将通过这个支付体系规避美元,而正式开始向去美元化亮剑,这更意味着中俄去美元化将迈出一大步。

对此,据俄卫星通讯社在援引俄财长的公开表示称,“我们现在是付诸行动的时候了,我们将抛弃美元,并寻求替代货币”,据我们持续多年来跟踪去美元化的报道统计,为避免受到美国的经济和金融制裁,俄罗斯从2014年开始了其在经济和金融体系的去美元化进程,目前,俄罗斯已经与伊朗、中国和土耳其等国家达成本币结算协议。 此外,俄罗斯还增加了金砖国家货币储备量,从而促进这些国家之间的贸易。

除此外,俄罗斯财政部副部长弗拉基米尔·科雷切夫早前表示,财政部计划在改变2020年国家福利基金的货币结构时减少美元份额,紧接着,俄罗斯对外贸易银行行长安德烈·科斯金说,俄罗斯拥有经济增长的所有先决条件,正在继续执行国际贸易去美元化政策,科斯金说:"与欧盟、中国和金砖国家的非美元出口结算份额已经超过50%。俄罗斯银行和企业减少了对美元融资的依赖,目前,俄罗斯外汇储备中的美元资产份额已经减半。

同时,中俄已在石油大宗商品交易中,创立了部分无美元化交易的货币环境,在俄央行所持有的外汇资产中,人民币所占的份额已经从去年第三季度的1%增至15%,且目前人民币的使用量还在扩大中,同时,中俄在减少使用美元并实现更大范围内的本币结算方面的工作也正在积极开展,这将对其他商品在交易过程中,使用双方本币化结算起到风向标的作用。

而目前,世界各地去美元化或绕开美元交易的举措已经此起彼伏,而美元似乎也早已失去了被信任的标签,这些举措具体表现为,或在包括原油等在内的大宗商品中抛弃或减少使用美元,而使用双边货币或非美货币交易,截至目前,类似这种放弃美元的第三方货币交易机制正在掀高潮,这在二个月前,德法等多国正在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元的本币结算体系就是最好的注脚。

同时,去美元化的趋势更是势不可挡,比如,目前,越来越多的市场主体也正在逐渐边缘化美元,通过双边本币结算来安排交易,进而完全绕开美元(或石油美元),并有选择新的储备货币和石油货币的需求,这就意味着,世界石油市场也多了一个交易货币选择,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合约将打破了全球油价规则以美元主导的市场环境,而上周,中东国家已经在开始建立原油期货合约就是最好的注脚。

最新消息显示,据路透社11月12日报道称,能源市场巨头洲际交易所(ICE)将与阿布扎比的国有石油生产商和包括中国、英国及荷兰的一些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合作,在2020年上半年阿联酋推出一个新的原油期货交易所,这可能会改变中东原油的交易方式。我们认为,这必将削弱以美元计价的WTI和布伦特两在油准,而就在二周前,据俄国际文传电讯社称,俄罗斯也正在准备推出以欧元计价的基准原油。

与此同时,沙特也已在寻找石油美元的替代品,特别在面对低价页岩油抢占市场的背景下,这将迫使后者不得不寻求更加独立的立场,减少对美元的依赖,更希望通过该国最大石油公司沙特阿美上市来筹措大量资金,从而摆脱过度依赖石油收入的现状,这就相当于通过很隐蔽的方式在去美元化。

对此,美国前高官Ron Paul在近日预计,以美元为基础的美国金融货币体系正处于险境之中,他强调,我看到未来有麻烦,它来自过多的债务和过多的支出,从较长期来看,美债收益率的大幅上升将对美元不利,但这一切可能将会结束,我们每天都离美元体系崩溃越来越近,也许会在一、两年之内就爆发,对此,美国金融媒体MarketOrcale认为,这似乎正在成为中俄的突破口,美元(石油美元)注定要丧失特权,但不会消失,这种冲击波可能在接下去以相同形式发挥其影响。

按路透社稍早前的分析就是,近期,中国一家石油巨头企业已经签署了首笔以原油人民币期货计价的中东原油进口协议,并计划签署更多此类协议,接下去,料将采取措施以人民币支付进口原油并开始试点计划,可能会先从俄罗斯及安哥拉的进口原油采购中开始实施,而现在越来越多的产油国家宣布弃用美元改用人民币等货币结算就是最好的例证,新诞生的石油人民币任重道远,或将在今后建立一种新的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石油交易秩序。

事实上,很少有人意识到美元只能靠债务和更多的债务来支撑,但经常阅读BWC中文网的读者朋友们应能了解到,迄今阻止美元贬值的因素是其储备货币地位,强大的国家机器力量和石油美元,但目前,所有这些因素现在都在开始恶化。

而目前这股声音已经漂荡在华尔街的上空了,就在近日美联储的经济学家警告美元衰落是不可避免的历史进程之后,摩根大通也在10月份其最新报告中表达了对美元货币地位的质疑,该机构甚至一针见血地指出,正是因为美国当局和美联储的一系列经济举措和举动,才使得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支付使用量受到威胁,这才是世界去美元化的真正幕后推手,而俄等国好像正在为美元将来突然有一天丧失主要储备货币地位而提前在做准备。